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验交流
荆楚唱响“田园变奏曲”
发布者:湖北三农网 新闻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7-08-29 浏览次数:184

    牢记殷殷嘱托,践行“四个着力”,坚持以建设农业强省为抓手,着力在推进农业现代化上不断取得新成果。

    “湖广熟,天下足”。以“天下粮仓”著称的湖北,历来是全国重要的优质农产品生产加工基地,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作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湖北坚持“重中之重”谋“三农”,抓住农业科技创新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两个关键,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经营体系,农业强省建设步履铿锵、亮点纷呈。荆楚“粮仓”更加充盈、更具“含金量”。

    “鱼米之乡”今胜昔,关键靠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今天,我们截取荆楚田园变奏曲恢弘乐章的3个片段,看改革如何深耕希望的田野。

    1只虾的新养法

    ●潜江创新“虾稻共作”,半数农民因虾而富

    ●质量追溯“一票联通”,全程监督延至餐桌

    田成方、树成行、路相通、渠相连。盛夏时节,正是小龙虾上市的好时候,湖北省潜江市熊口镇赵脑村的万亩“虾稻共作”基地里,稻苗青青,绿水盈盈,一箱箱可追溯产地的小龙虾从这里出发,经交易中心运往世界各地。

    很难想象,3年前,这里还是远近闻名的“水袋子”,每年此时,都是防汛抗灾的重点区域。

    “我这40亩虾稻田,今年收个30万元不成问题!”种了大半辈子粮食的贫困户黎宗善,这几年靠养虾,翻身变成了富裕户。

    在潜江,全市小龙虾养殖面积达54万亩,其中“虾稻共作”面积49万亩,半数农民因虾而富。

    潜江市水产局高级工程师陶忠虎介绍,每到插秧时节,把幼苗期的小龙虾移至围沟内生长,等秧苗长结实了,再把幼虾引回到稻田里。这样,6月到10月份种稻,10月至来年5月养虾,实现“一稻两虾”。

    “每亩小龙虾4500元,‘虾乡稻’1500元,纯收入是单一种水稻的近6倍。”黎宗善说。

    这种种养模式不仅增收,而且生态环保。“稻梗不需要烧,成为虾的饲料,生产过程中使用频振式杀虫灯,不使用农药化肥,水稻和小龙虾的品质都得到提升。”陶忠虎说,如今潜江虾和“虾乡稻”都成了市场上供不应求的“抢手货”。

    湖北省农业科学院专题调研后认为,“虾稻共作”综合种养方式,为湖北确立了现代农业发展的新标杆,提供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样板。

    今年5月,在中联部举办的“中国共产党的故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专题宣介会上,潜江市委书记黄剑雄手捧半米见方的小龙虾照片,讲述潜江经验。目前,潜江已成为“中国小龙虾加工出口第一市”,虾—稻综合产值220亿元,带动了超过10万人就业。

    潜江小龙虾产业的发展,与龙头企业的带动密不可分。黎宗善承包的40亩虾稻田,就来自华山水产公司。

    “我们发现,将小龙虾加工出口打造成一个高成长性产业,必须要对原料生产严格把控,依靠广大农户进行标准化生产。”华山水产公司董事长漆雕良仁介绍,2014年开始,华山公司流转赵脑村1.2万亩土地,按每单元40亩的标准连片整治,然后“反租倒包”给农户经营。

    “小龙虾苗种和‘虾乡稻’秧苗都由公司配给,生产有农机合作社负责,一个农民就可以侍弄一个单元。”赵脑村村支书赵常洪说。

    在华山、莱克等龙头企业的带动下,潜江已建成34.5万亩高标准小龙虾种养基地;同时10万亩繁养基地也已建成,今年上半年为长江中下游地区提供优良虾苗60亿尾以上。

    潜江不仅首创了“虾稻共作”小龙虾种养模式,还制定了《潜江龙虾“虾稻共作”养殖技术规程》等标准,成为全国小龙虾标准化养殖示范市。

    在赵脑村虾稻田,一间值班室里,集合了小龙虾养殖信息、环境监管、水质在线监测、疫病远程诊断“四位一体”的质量可追溯体系,24小时监测小龙虾生长的“一举一动”,确保生产过程标准化。

    在潜江,对小龙虾的监管从农田延伸到了餐桌。“每批小龙虾都要有‘两证’,一个是‘合格证’,就是检验报告;另一个是二维码‘身份证’,保证货源清楚、去向明白、问题龙虾可及时召回。”在潜江小龙虾交易中心,总经理聂晓峰介绍,按照质量追溯“一票通”制度要求,每批小龙虾都有三联票据,保证来源可溯、去向可查。

    如今,小龙虾产业成了潜江的“明星产业”,去年全国首个小龙虾产业技术研究院在此设立,专注于优良虾苗培育;今年潜江龙虾学院开门招生,培养行业人才。

    “我们的目标是将虾稻产业做到800亿元产值规模。”面对日益延伸的产业链,黄剑雄信心满满。

    1块责任田的新种法

    ●沙洋首创“连片耕种”,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规则程序公开透明,尊重农民自身意愿

    “以前,我家有十几块地,东一块西一块,农忙时非常难搞,现在耕地整合成一片了,我们老两口种24亩水稻,全部实现机械作业,非常轻松。”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毛李镇三坪村4组59岁的村民雷扬高告诉记者。

    雷扬高说的,正是沙洋县在全国首创的“按户连片耕种”模式。去年和今年,“连片耕种”和“按户连片耕种”两次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成为全国破解农户承包地碎片化的“范例”。

    “碎片化”碎到什么程度?以沙洋为例,过去“分田到户”的时候,为了追求“绝对公平”,各村按照家庭人口平分面积,按照水旱、土质、远近、水源、道路等“肥瘦搭配”平分田块,全县承包户12.4万户,每户平均分得8.7块田,平均每块田的面积0.88亩。如今,年轻人外出打工居多,留下种田的老人和妇女,哪里种得了这么零散的田?部分耕地甚至因此抛荒。

    2014年4月,沙洋县选择3个村,试点按户连片耕种。2015年5月开始全县推进,至2016年底,全县已有86.96万亩耕地实现连片耕种,连片率高达91%。

    田,是农民的“命根子”。调田?“差田”换“好田”容易,可谁的“好田”愿意让出来换“差田”?规则必须透明、公平、尊重农民意愿。

    “连片耕种家家都愿意搞,但要家家满意却很难。我没少挨骂,甚至还挨过老丈人的打!”三坪村党支部书记杜龙兵回忆。

    第一批试点的三坪村,代表们对责任田按“土质好坏、中稻产量高低、水源灌溉便利、离村湾远近”等条件折算了面积,塘堰随耕地划入片区,给每块土地编号,印发给所有农户一户一册,不漏一户签字同意认可。耕地按三等九级折算面积。地块、片区划好之后,每户分3次抓阄。第一次抓阄,确定“抓阄的顺序”;第二次抓阄,抓自家耕地的“片区”;第三次抓阄,抓自家的地块,抓到一个数字之后,其他地块只能顺着选邻近地块。

    就靠着这样那样的“土办法”,依靠农民的智慧,沙洋县按户连片耕种,逐渐村村铺开。

    不论什么办法,沙洋县有几个总原则不能动:包括“三稳定一调整两集中”,即保持家庭承包方式、面积、期限稳定;实行农户经营地块调整;实行经营权或承包权连片且不“插花”向单个农户集中,向新型经营主体集中。总的要求是“一主一辅一不得”,即以土地经营权流转为主,以承包权互换为辅,不得整村打乱重分。

    耕地连片之后,机械化种植一下子铺开了,农民自发掏腰包,买农机、修机耕道。现在,沙洋县农民劳动强度大大降低,亩均生产成本降低了300元。三坪村64岁的老农民肖家新高兴地说:“我一个人就种了35亩田,100%机械化!”“连片耕种真叫好,泾渭分明没计较;田好管来水好调,机械作业效率高;农忙过得挺逍遥,连年丰收喜眉梢。”沙洋县曾集镇太山村农民范诗文唱起了《连片耕种颂》。

    按户连片耕种不仅带来农民耕种的方便,更是吸引了大量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湖北九牛谷农业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益敏介绍,该公司已经在沙洋连片流转土地2.3万亩,发展再生稻和稻虾连作。目前,该公司已投资2000多万元在沙洋建设了129个育秧大棚和一个占地2000平方米的联动温库。湖北水云山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拟投资5亿元,在沙洋县纪山镇郭店村整村流转土地1万亩,规划建设集生态农业、花卉园艺、旅游度假为一体的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园。湖北洪森集团流转土地5000亩打造洪森·油菜花小镇现代生态休闲农业产业园,目前已完成投资3600多万元……

    1个产粮大县的新“玩”法

    ●监利适度规模经营,农民轻松种田致富

    ●打出特色稻米品牌,未产先销粮农增收

    “我把一大家子的30亩田都托管给了合作社,插秧、打药、收割都不用动手,在田埂上看着就行,别提多轻松了!”在湖北省监利县黄歇口镇黄歇村,种了一辈子粮食的左铁生,年过60岁,终于“享受了退休待遇”。

    地处江汉平原腹地的监利县,是全国产粮大县,有“湖北粮食第一县”“全国水稻第一县”美誉。在这儿,如左铁生一般一辈子拴在土地上的庄稼人,没想到有一天会遭遇无人种地的尴尬:多年“打工潮”,大量年轻人离乡,种田主力年纪普遍在五六十岁以上,经验丰富,却体力不足,农村一度出现农田“非粮化”“非农化”及抛荒的现象。

    谁来种地?怎么种地?如何保证产粮大县的粮食安全?成了种粮大县的头疼问题。

    “必须实现全程机械化种田,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有“女粮王”之称的毕利霞说。让老左“退休”的正是她创办的兴华农机专业合作社。

    2009年,毕利霞和身为农机手的丈夫夏卫华邀约几位村民,成立了黄歇口镇第一家农机专业合作社,推广全程机械化种田。

    “一个电话,服务到家”,兴华农机专业合作社提出口号,农户可选择“全托管”或“半托管”方式请合作社种地,或干脆将土地以每亩500元—1000元的价格流转给合作社。合作社提供的服务贯穿全产业链,明码标价,自由挑选。

    左铁生选择“全托管”,一季稻每亩600元托管费。如果自己种,从育秧插秧、耕整土地,到施肥打药、稻谷收割,“没800元根本下不来”。

    “地还是农户的,收成也是农户的,合作社只提供全部环节的社会化服务。”毕利霞如此解释服务托管模式。目前,兴华除了直接经营流转来的2625亩核心示范基地外,还要为2.3万亩稻田提供托管服务。

    有了规模,种地的成本也降了下来:买农资,合作社享受团购价,买尿素一吨就比农户少花近百元;土地集中连片后全程机械化作业,效率高了,人力省了;采用工厂化育秧,风险和成本齐降。另外,新式种田还提高了复种指数,单季稻改双季稻,每亩增收500元左右。

    “托管规模要和农机、农机手的数量相匹配,不然就会砸了招牌。”毕利霞认为,适度规模经营的“适度”二字,恰是经营成功与否的关键。目前,合作社最缺的就是专业人才。

    农机手成了“香饽饽”,带机入社成为合作社最为欢迎的入伙方式。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返乡,经培训成为机械化种地“新农民”。

    适度规模的效应,不仅体现在生产方式上,也为农产品创品牌、闯市场提供了强大支撑。

    “以前是先种后卖,现在是未产先销,我们通过福娃集团、银真米业等企业与农户签订了1万亩绿色优质水稻收购合同,每斤稻谷比常规生产的稻谷高1毛钱,特色水稻每斤加价4毛钱,每亩可以增收120元以上。”金草帽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周祖清说。

    毕利霞则注册了“内荆河”“楚华”两个商标,加工自己的品牌大米。同时利用黄歇口镇独特的含硒土壤与长江大学作物富硒应用技术研究所成功合作开发富硒水稻。去年一上市,销售额便突破了10万元。

    规模经营之下,再生稻、有机稻、虾稻米、富硒米等特色稻米的培育与种植成为风气,“监利大米”的品牌形象已经形成。

    监利县农业局局长贺章华介绍,目前全县农业企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及专业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有9000多家,适度规模经营面积120万亩,超过全县粮食种植面积的50%,全县水稻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85%以上。种粮大县走上了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开展适度规模经营的现代化农业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