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是粪肥不是粪污 是资源不是包袱 ——湖北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调查
发布者:湖北三农网 新闻来源:湖北日报 发布时间:2017-09-11 浏览次数:98

    畜禽养殖业的迅猛发展,一方面为保障市场供给、促进农民增收作出了重要贡献,另一方面却因粪污带来严重的环境问题,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中央高度重视。去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强调,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关系6亿多农村居民生产生活环境,关系农村能源革命,关系能不能不断改善土壤地力、治理好农业面源污染,是一件利国利民利长远的大好事。要坚持政府支持、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方针,以沼气和生物天然气为主要处理方向,以就地就近用于农村能源和农用有机肥为主要使用方向,力争在“十三五”时期,基本解决大规模畜禽养殖场粪污处理和资源化问题。今年6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6月27日,全国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会议在湖南省长沙市召开。

    湖北省是畜禽养殖大省,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全省在行动,各地在探索。

    粪污零排放,变废为宝

    8月31日,记者来到大冶市陈贵镇官堂村的翼佳养猪场探访。占地面积30亩的猪场有3栋标准化猪舍,年出栏生猪3000头。这么大的养殖量,猪粪是如何处理的?

    猪场负责人刘汉中介绍,场房下挖沟实现雨污分离,猪栏下安装水泥漏粪板,机械清粪至粪污收集池,污水泵抽至异位发酵床生产有机肥。猪场一年的粪便量约820吨,可生产有机肥200多吨。采用异位发酵床技术,全部机械化操作,减少了人工清粪的劳动力,降低了人工成本。粪污实行封闭式运输,减少了臭味的产生。“我还在猪场旁边流转了村里200亩地种苗木,制成的有机肥全部内部消化,粪污零排放!”刘汉中说。“是粪肥,不是粪污;是资源,不是包袱。”大冶市副市长汪昭焱感慨:过去用工业治污的思路治理畜禽废弃物,不仅成本高,养殖户也没有积极性。如今,观念一变天地宽,大家都争相改造。

    位于江夏区山坡乡新生村的武汉中粮山坡原种猪场,年出栏生猪5万头,年产约8万立方米的粪肥。

    一进猪场,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由墨绿色盖子和乳白色罐体组成的沼气罐。

    沼气站站长熊良宏介绍,原种场建有沼气罐和沼液池,并埋设16公里管道通向场外,猪粪先落到猪舍下的化粪池,再抽排进沼气罐厌氧发酵,产生沼气和沼液。公司与周边10公里内的种植大户签订协议,通过管道输送覆盖周边6000亩农田和苗木基地。“多亏了这个‘绿色通道’,农作物和林木能饱吃有机‘营养餐’了。”附近高峰村支书余良忠告诉记者,苗木基地的土壤原来贫瘠,施沼液沼肥后,土质得到改善,苗木成熟期缩短。“现在化肥钱省了,农药也打少了。以前5年成材的樟树现在3年多就能出手,每亩每年可节约化肥成本约400元,增收2000余元。”

    猪场在种植基地分片修建了8个沼渣液暂存池。“农户用肥有季节性,在非用肥季节,发酵后的沼液存储起来。”山坡养殖生态能源部经理姜梦付介绍,这样粪污可以更充分发酵,也解决了季节性沼液的存储问题。

    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记者在公安县夹竹园镇桥岭村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鸟语花香,沟渠清澈,小楼整齐划一,黄色的天然气管道有序排列。

    去年,桥岭村通了生物天然气。原来,公安县前锋科技能源有限公司通过回收村里的畜禽粪便、秸秆等农业废弃物,生产沼气并提纯成生物天然气,压缩罐装,小区建网,商品供气。公司日产高质沼气5000立方米,提纯生物天然气2500立方米,提供给全县10个乡镇近5000户居民使用。

    村民王鲁军算了一笔账:“生物天然气每月23元,瓶装燃气一个月要花费55元,一比较,生物天然气更实惠。”

    像桥岭村这样用上生物天然气的农村,公安县还有一大批。

    废物变能源,既解决了农业面源污染问题,美化了环境,又造福了周边农户。

    自我消纳、基地对接、集中收集处理……荆楚大地上,“变粪为宝”的十八般武艺正在竞相上演。

    市场之手,激发治污新动能

    希春蛋鸡场位于大冶市陈贵镇江添寿村,两栋鸡舍存栏1.6万只鸡。

    走进蛋鸡场,几乎闻不到难闻的鸡屎臭味。记者发现,鸡舍安装了传送带,连着室外的集粪车,饮水器下方加装了滴漏装置减少鸡粪的水分。“过去买不起深度污水处理设备,将鸡粪堆在场房旁边,臭气熏天,滋生病菌,环保压力大。”蛋鸡场负责人潘希春介绍,如今鸡粪不落地,厂房清洁,空气好,鸡不容易生病,产蛋率也提高1%至3%。“隔壁就是有机肥加工厂,抢着要鸡粪。”蛋鸡场每天产0.5吨鸡粪,按150元每吨卖出,一年卖鸡粪收入就有2.7万元。“真没想到,臭粪也能生金!”潘希春喜不自禁。“粪污都是放错地方的资源。”仙桃阿尔迪有机农业生态园总经理宋启宣对此也是深有感触。

    9月2日,家住仙桃干河街道城乡渠的59岁老人王杏兰,在富迪超市拿起一把标价7元一斤的小白菜,打算买给回家过周末的儿子带回武汉。“儿子喜欢吃,说有淡淡的甜味,有小时候自家种的菜的味道。”

    这把高价小白菜,便是来自宋启宣的生态园。

    记者看到,生态园的水果大棚里,管道密布,可以将富含有机质、氨基酸和微量元素的沼液,通过喷灌和滴灌,为葡萄、火龙果等高档水果输送营养。偌大的果园里,工作人员只需打开开关,调配好的肥料就能精准地输送到需要的地方。

    生态园占地面积1700亩,总投资7000万元,种植葡萄、蜜枣、西兰花等40多个品种,林中放养鸡、鸭、鹅,粪便直接还田。生态园年收集周边畜禽粪便近8000吨,发酵处理后作为生态园的优质有机肥。沼肥经三级过滤进入计量调配池,根据果蔬用肥需求量进行水肥混兑配比,最后进入喷灌、滴灌系统,全程实行自动化控制。“沼肥富含有机质、氨基酸和微量元素,直接喷施可以增强作物的光合作用,抑制病虫害,有效改良土壤。沼肥的使用,大大提升了果品品质,每亩节本增效增收1200元以上。”宋启宣告诉记者,一到采摘旺季,前来采摘的游客络绎不绝,每天销售额可达1.3万元左右。有机果蔬在超市一年的销售额达600万元。“价格比市场上普通果蔬要高70%左右,还经常供不应求。”

    市场机制,成为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助推剂。“变‘要我改’为‘我要改’!养殖户和企业尝到了甜头,自然会主动地想方设法推进资源化利用,粪里淘金。”业内人士说,根治畜禽养殖污染,必须改堵为疏,凸显产业发展叠加效应,实现多重综合效益。

    在全省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督察推进会上,省畜牧局局长盖卫星表示,要走种养结合、循环利用之路。坚持政府支持、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用市场的办法调动企业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积极性。

    资源化利用,还需打通“最后一公里”

    推进资源化利用,“变粪为宝”,最终还要落地,落实到“用”上。

    据省畜牧局介绍,我省在探索农牧结合、畜禽废弃物还田利用上已有所突破,经济作物如蔬菜、水果、林木开始大量使用有机肥,效果初现。

    不过,业内人士也指出,由于种植经济作物的面积有限,难以从根本上消纳全省畜禽粪污量。大田推广,势在必行!

    大田推广,益处多多。省畜牧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5年中粮阳新军垦养猪场进行了沼液种植水稻的试验,同施肥前相比,有机质含量增加11.3%,籽粒品质更高,病虫害明显减少;每亩节约肥料投入130元,增收200元。

    近几年,我省畜禽规模养殖迅猛发展,2016年全省出栏生猪4223.6万头,家禽5.22亿只,肉牛160万头,肉羊555万只。据测算,一个万头猪场每天的粪便产生量约10吨,至少匹配1000亩土地才能基本实现种养平衡,全省现有耕地面积理论上可以容纳5亿头生猪的粪污排放量。

    科学处理这些数量庞大的粪污,还需摸着石头过河,因地制宜、因场施策。

    山坡原种猪场从建设到投产,探索过污水处理、“水处理+有机肥”等不同的养殖废弃物处理方式。通过调研、考察和实验,发现有些模式虽然工艺成熟,但并不符合该场生产实际,他们最终选择与种植基地对接。

    希春蛋鸡场,借助周边有机生物肥厂的地缘优势,昔日臭气熏天的鸡粪才变身成为“抢手货”。

    “沼液虽为有机肥,但也不能岔着用。”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任竹青通过调研发现,水肥调配比例不当,易造成土地的盐碱化。他认为,畜牧部门应与土肥部门联动,对沼液、土壤进行定期检测,再根据种植作物制定具体施肥方案,指导和监督农户严格按照施肥方案施肥。

    经测算,一吨沼液运送一公里,采用沼液车运输的成本为3元,而用管道运行成本为1元。但省畜牧局副局长陈红颂表示,管道铺设受限,沼液送至田间地头,还需畅通畜禽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最后一公里”。

    “因地制宜,一场一策,推广符合本地实际的粪污资源化利用主导模式,才能取得更好的实效。”盖卫星表示。